位置:湖南新聞網 > 湖南旅游 > 正文 >

「2020兩會」全國人大代表、湖南大學金融與統計學院教授、風險管理與保險精算研究所所長張琳:建議將網絡互助納入保險監管體

2020年05月23日 21:20來源:未知手機版

土壤學課件,領取qq寵物,穆里尼奧語錄

中國網財經5月22日訊(記者 程宇楠)2020年全國兩會已拉開帷幕。中國網財經記者獲悉,全國人大代表、湖南大學金融與統計學院教授、風險管理與保險精算研究所所長張琳將提交一份關于網絡互助平臺需要加強監管的建議。

張琳認為,近年由于經濟的發展,人民收入水平上升,民眾對于保險保障的需求也在增加,社會保障雖然覆蓋了10多億人口,但是保障程度不能滿足人們對于大病醫療的需要。在我國的保險市場絕大部分的供給方是股份制商業保險公司,股份制保險公司在經營和發展上會以利潤為導向,對于一些承保利潤低,或者承保風險高的領域往往不愿意涉及。而國內14億人口中有著眾多的中等或中低收入人群,他們的保險意識不是很高,也無法承受較高金額的保費,這些人群成為了商業保險的盲區。

在此背景下,網絡互助的互助性和普惠性符合社會大眾的需要,其存在有著合理性,因此得到極大的發展。目前,前六名的網絡互助平臺沉淀的資金達38億多人民幣。

不同于傳統保險,網絡互助計劃是一種互助性經濟組織,利用互聯網的信息撮合功能,會員之間通過協議承諾承擔彼此的風險損失,并采取小額保障,避免個人負擔過重。網絡互助相較其他大病保障模式,其進入門檻、中間成本更低,并且具備正向價值觀和聚集會員,能夠自發傳播。隨著更多人群開始接受網絡互助的概念,其模式優勢能有效吸引更多會員參與,實現醫療保障對更大群體的覆蓋。

2019年,滴滴、蘇寧、360、美團、百度等互聯網巨頭紛紛搶灘網絡互助行業,巨頭平臺背景支持下,“網絡互助”發展再次提速。網絡互助的普惠特性能為群眾提供新的醫療保障渠道。

但是,張琳也看到了目前網絡互助所存在的問題。

張琳指出,網絡互助平臺一般載體為科技公司,其經營的互助性有保險的性質卻不屬于保險公司,進入門檻低,在展業中各類假借保險名義和保險術語夸大宣傳普遍存在。

2017年約有占行業總數的1/3的50家網絡互助平臺關停,資金池監管存在風險的平臺開始相繼退出。2019年底,視頻曝光“水滴籌”醫院“掃樓”籌款拿提成事件引發社會關注,網絡互助平臺缺乏有效監管和約束的問題顯露無疑。

另外,與商業保險公司“少賠才多賺”的機制不同,一些互助平臺的管理與互助金發放掛鉤,也就是說,賠得越多平臺提成越多;賠款由全體成員分攤,這種計提費用的方式,會造成平臺和會員之間的利益沖突,有可能損害消費者的權益。

張琳認為,目前這個行業處于監管空白地帶,相應的法律法規、行政規章、監督檢查滯后,有的還是空白?焖僭鲩L的資金池和海量會員信息等事關公共利益,急需加強監管以保護公眾利益。

基于此,張琳提出了三點建議:

一是將網絡互助納入保險監管體系實行統一監管。建議引導網絡互助納入到現有保險監管體系中,設定規范性的市場運營機制,健全會員準入標準體系和事后評估審查體系,要求互助平臺進行報備,防范逆選擇風險和事后道德風險;ブ脚_應做好各互助計劃加入條件的告知,完善客戶服務,規范宣傳用語,改進提示與說明方式,保障用戶的知情權與選擇權。建立專業化核賠機制,對于有爭議的互助案件,完善后續糾紛解決通道。明確說明互助金的性質和用途,提供第三方調查機構及其資質情況。完善計提費用的方式,互助平臺的管理費用應與互助金階梯式掛鉤,理賠金額越多,管理費用所占比例呈遞減趨勢,降低互助平臺的道德風險。此外,互助平臺應配置合理的風控隊伍。

二是對資金池行為加以限制。要對資金托管方式給予導向,借鑒網約車、共享單車平臺及其他共享經濟模式治理的經驗,不得設立資金池,資金委托于第三方銀行或商業保險公司監管,加強網絡互助平臺資金安全的保障。其次,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設定預收金額上限,避免出現類似P2P、信托和理財產品的惡性事件。

三是成立網絡互助協會。規范網絡互助從業主體違法違規行為,促進行業健康、規范、可持續發展。

本文地址:http://www.758340.live/hunanlvyou/137480.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
鱼疗店赚钱 海南环岛赛中奖规则 资产配置基金管理人 买南京好运麻将挂要多少钱 七星彩打奖技巧及规律 湖北体彩11选五乐彩网 学生炒股开户 排列3怎么玩法介绍 上时时乐开奖号码 网上玩游戏如何赚钱 股市行情软件哪个好